命运恶灵骑士春天已经到来离开

来源:龙口家居装修网 发布时间:2020-06-02

命运恶灵骑士 春天已经到来

,你不能播下种子。

就在卫宫切嗣与久宇舞弥在新都的旅馆见面的同时,离冬木市最近的机场——f机场,一架由德国始发的意大利vorale航空公司的包机正缓缓降落在跑道上。

虽然同样经受着冬天寒冷的考验,但日本的冬季与艾因兹贝伦严酷的冬季简直不能同日而语。爱丽丝菲尔.冯.艾因兹贝伦抬头望着午后柔和的阳光,心里顿觉一阵轻松。

“这里就是切嗣出生的地方啊……”

真是个好地方。虽然之前也通过照片等等有了一定的了解,但亲身感受之后,爱丽丝菲尔不禁再次赞叹道。

感觉轻松的不仅是心情。这次她扮作了游客.所以准备的不是平时所穿的洋装,而是尽可能接近普通人的寻常衣装。虽説只是穿上平底靴和及膝的裙子,但也给她带来了仿佛新生一般的感觉,活动自如而轻松。

不过,对于相对与世隔绝的艾因兹贝伦人来説,他们所谓的庶民服饰却远远脱离了“庶民”的范围。丝质的披肩和及膝的长靴,银狐毛皮制的外套,怎么看都是那种只有在高级商场橱窗中才能看到的服装,并且绝对价格不菲。而对于从xiǎo就被当作珍宝来呵护的爱丽丝菲尔来説,这身豪华昂贵的装束却显得那么相衬。甚至可以説只有这样的装束,才配得上她飘逸的银发和美丽的容貌。

虽説她为了装成普通人挖空心思才准备了这样的“庶民服饰”,不过很可惜这也只是艾因兹贝伦人眼中的庶民。而且她这样的美女,不管怎么穿都不会显得像个普通人的。

“saber,空中旅行的感觉如何”

爱丽丝菲尔先下了飞机,对跟在后面的将要踏上地面的servant説道。

“没什么特别的。比想象中的无聊。”

这应该是句真心话。saber琉璃色瞳孔中的神色与往常一样平静。

“真可惜,我还以为你会一脸惊喜地感激我呢。”

“……爱丽丝菲尔,你不会是把我当成原始人了吧。”

对着saber那张皱起眉头、一脸不满的表情,爱丽斯菲尔却送上了一个纯真的笑脸。

“飞行对于英灵来説,大概根本不值得惊讶吧。”

“并非如此。只是我作为servant现身于这个现代社会,已经学会了很多现代的知识。而且作为剑士也拥有乘骑技能。如有万一,我认为我可以驾驭这个名为飞机的机器。”

爱丽丝菲尔被saber的一席话惊得目瞪口呆。

“你……会操纵飞机”

“我想是的。我所具有的乘骑技能的对象,是一切‘可乘坐物体’。只要跨上去握住缰绳,就能很快适应并进行驾驭。”

爱丽丝菲尔终于忍不住笑了起来。她没看到飞机的驾驶室。如果她走进驾驶室,发现那里没有鞍和缰绳只有许多从没见过的仪器,不知她会怎么想。

不过,她对于技能进行的説明应该完全是真的。据説剑士能够驾驭除幻兽和神兽之外所有的可乘坐物体。如有必要。应该也能开车或骑车吧。

“但还是有diǎn可惜。用身体来体会飞机飞行感觉的servant,大概也只有你一个人吧。”

“……对于这我非常抱歉。我本没有这样的资格。其他的master应该会用各种方式坐船来日本,所以像爱丽丝菲尔这样只和servant一起,装作普通游客坐飞机前来的,应该算是个例了。

至于其原因,全在saber身上。她虽身为英灵,却必须接受其他servant不必接受的制约,其中最重要的一diǎn就是不能灵体化。同时其他servant所具有的能力,例如能解除实体化后高速移动、休息时灵体化抑制来自master的魔力供给等等,其他servant具有的基本能力她一样都没有。这并不是与切嗣的契约和召唤方法中出现问题所致,而是似乎这个名为阿尔托莉亚的英雄的魂魄在普通条件下无法启动servant……至于详细情况,连爱丽丝菲尔也不明白。最让人头痛的,就是saber无法隐去自己,总不能在现界就让她那样身披盔甲出现在众人面前。所以saber只有装扮成普通女孩.与爱丽丝菲尔同行这一条路可走了。

不过,如果就她这身打扮来看,爱丽丝菲尔倒还有些庆幸saber所受的制约。

“能和saber两个人旅行真是太好了。反正我怎么看你都不会觉得厌。”

“爱丽丝菲尔,你説什么”

“没什么。别在意啊。”

爱丽丝菲尔笑得把头扭向了一边。但这却更加引起了saber的怀疑。

“……每当你这么笑的时候,就説明你肯定隐瞒了什么事,説吧。”

“我只是在想,你一直以实体存在也不是什么坏事,因为我可以帮你选衣服啦。”

“……”

saber张了张嘴想要説些什么,到了嘴边却化为一声叹息。原本,因为受到制约而无法灵体化的servant,就算天天挨骂也是天经地义的。但现在居然让master开心,这当然是意料之外的情况。所以如果这时候再回几句嘴,那可就真的是本末倒置了。

“爱丽丝菲尔,我这身装扮看起来没什么不对吧.”

“嗯……我想没事。不过我也是第一次来这个国家,还是有diǎn紧张。”

如果当时,有一个了解日本平民状态的非日本国民在场,那他肯定会对爱丽丝菲尔的话提出异议。而还在吃饭的马云飞二人组。

“我去,有钱人就是不一样!这衣服和把钱穿在身上没什么两样。”

“xiǎo马,你不是也很有钱吗?有几个人会像你一样把圣骸布穿在身上。”

“我那叫高端,大气,上档次;低调~不奢华~有内涵!”

爱丽丝菲尔在出发前就为saber量好了尺寸并定制服装。在法兰克福机场,她们拿到了那套衣服。藏青色的裙装衬衫和领带,再加上法式欧风黑色外套,搭配在一起却是一套完美的男装。

如果一个身高仅一米五左右的少女穿上这样一身衣占江西工业的47.4%服,或许谁都会觉得不搭。但到了saber身上,却只能用让人赞叹来形容了。

她的美并非那种性别倒错的美,但她凛然的气质又使她的美不同于普通女子的艳丽。或许,只能用气质脱俗的绝世美少年来形容她了。她那细瘦的身躯、白皙的肌肤以及少年般的纯净气质,任谁见了都会由衷的赞叹她的美。

“这是我根据我自己的衣服来配的,saber不喜欢么。”

“啊,没有。这样的衣服行动起来很方便,我从前就一直穿男装的。”

爱丽丝菲尔将带来的行李全部交给了同坐飞机来的女仆们,她和saber两人空着手向海关走去。女仆们将在把行李送至冬木市郊外的艾因兹贝伦别墅后直接回国。圣杯战争即将开始,而这次,爱丽丝菲尔不愿袖手旁观。所以,她为了不让无辜的人受牵连而让那些女仆立即回国。她带着这样的决心,独自一人处理身边的诸多事务。万幸的是,saber能陪在她身边。(土豪啊!)

办入境手续很快,接下来离走到大厅就只有几步之遥了,剩下的事应该很快能解决。但很快,她们与一位看似有些狂躁、态度恶劣、翻着白眼的官员相遇了。这使两人不禁感到一阵不安。

“果然.我的衣服出问题了吧……”

穿梭于大厅的人们纷纷看向saber,所以她不安地喃喃自语。

“我看是因为太漂亮了。”

爱丽丝菲尔只得苦笑了,因为也有相当多的目光落在了自己身上。而事实是,因为两人都非常的美形。奇异的服装也好、从未见过的搭配也好,都显得那样的和谐而相衬。周围人注目的原因并非是因勾感到奇特,而是因为陶醉而投去了羡慕的眼光。我去像灯塔一样!

“……走吧saber。别计较这些。”

爱丽丝菲尔边説边拉起saber的手,而saber则是一脸郁闷地低着头。

“难得来了日本,在战争开始前,我们还是去大吃一顿吧。”

“爱丽丝菲尔,不是吃不吃东西的问题……”

爱丽丝菲尔半拽着saber,一蹦一跳地向候车厅走去。saber看着她的表情,不知为什么,她似乎看到了从未有过的明媚。

※※※※※

当两人到达冬木市的时候,太阳已开始西沉,夜晚即将来临。

“真热闹啊……”

两人在站前公园广场下了车,看着夕阳下人们忙碌的身影,爱丽丝菲尔闪烁着眼神不禁感叹道。

但她身边的saber,却仿佛战场的指挥官一般,冷冷的观察着周围的一草一木。

“切嗣应该已经到了这里吧。”

“是啊,应该比我们早半天。”

当切嗣将要回国时,他就已经开始秘密行动.用和爱丽丝菲尔等人完全不同的路线到达了这里。他首先应该是乘坐旅客专机前往新大阪国际机场.随后改坐火车到达冬木市。

“不想办法找他么。”

“没关系.他应该会来找我们的。”

saber嘴上没説.而心里早就对这两人不制定具体计划的行为感到厌倦了。

“那之后我们怎么办”.

“这个么……现阶段就是看清形势变化并灵活应对。”

“也就是説.根本没事做”

“正确。”

看着一脸茫然的saber.爱丽丝菲尔就像个孩子恶作剧成功了一样微笑了起来。

“可那就太不值了.难得从我们那么远来赶来。”

爱丽丝菲尔微笑着环视着周围的杂草。随后自顾向前走去。她的步调干脆俐落.连身边saber的脚步都有些乱了。

“难……难道有敌人的servant”

“没有啊,怎么会呢。”

爱丽丝菲尔立刻否定了。她回过头,用邀请的眼神正视着saber。

“saber,这么难得,我们去逛逛街吧,一定很有趣。”

“……".

saber听了这话一下子愣住了.真没想到她居然会説这个。随后,她的表情立刻严肃了起来。

“爱丽丝菲尔,不能掉以轻心。既然已经踏上了冬木的土地,那就请你有身在敌国的自觉。圣杯战争已经开始了。”

“对,所以我完全信任saber。不过如果有servant接近,那应该能靠气息分辨出来吧。”

“这……确实是的。”

无论是灵体或实体,servant与servant之间能够靠气息来感知互相的存在。当然能力高低也根据个人的差异而有所不同,而且其中还有暗杀者那样能隐藏气息的servant。

“对我来説,我的感知极限是半径两百米。而且如果对方还使用了什么特殊能力,那就难説了。”

“啊……也就是説,现在我们很安全吧。”

“是。不过……”

“那你就当是我硬要拉你去的。反正我们也不知道该去找什么。”

为了引出潜伏的敌人而故意在大街上亮相,也算是一计。而对于没有侦查能力的saber来説,要知道敌人的位置,也只能靠引蛇出洞这一招了。只要她无法灵体化,那她就永远无法选择隐秘行动。

但通过刚才的谈话,saber再次发现爱丽丝菲尔的行动中似乎包含着什么目的。无论怎么想,她都不像是单单为了玩才硬拉saber出去的。

“爱丽丝菲尔,还是定下据diǎn后想办法通知切嗣,然后再做的好。

城外的艾因兹贝伦别墅不是正好吗.”

“这个么……也是啊……”

爱丽丝菲尔开始支吾起来。看来她还能意识到自己的轻率是错误的。saber觉得其中有隐情,便开始质问起爱丽丝菲尔来。

“只是逛逛街而已,不用那么紧张吧。”

“我是……第一次……”

爱丽丝菲尔似乎被吓到了一样低着头回答。saber无奈的叹了口气。

“……你也知道,我是被圣杯召唤而来。然后学到了这个世界的知识,当然,脚下这块即将成为战场的土地我也了解。爱丽丝菲尔,这里不是什么大都市也不是观光胜地,而据我所知,这里连一个值得一看的地方都没有。”

“不……不是的,不是这样的。”

爱丽丝菲尔像个孩子一样不停重复着这几个字。过了一会,她终于下定了决心,向saber坦白。

“这……这是我第一次出门。,,

“……啊”

saber好像没能听懂一样,当场愣住了。

“我是説……这是我出生以来第一次……来到外面的世界……”

“那你……之前一直都呆在那座城里?”

爱丽丝菲尔轻轻diǎn了diǎn她一直垂着的脑袋,好像犯了错一样。

“我只是为了圣杯战争而制造的人偶,所以没有出去的必要。大爷爷是这样对我説的。”

saber曾经以阿尔托莉亚的身份经历的一生也并不幸福。

而对于在那座冰封的城中,从出生起便被囚禁的人们.saber也不禁感到同情。

“不过,我也不是什么都不知道哦。切嗣经常会带些电影和照片给我看,还告诉我很多外面世界的故事。比如纽约啊,巴黎啊,许许多多的人过着各种各样的生活。都是他告诉我的,当然,也説了日本哦。”

爱丽丝菲尔露出落寞的笑容,憧憬地注视着周围的行色匆匆的人们。

冰雪早已融化,而你却不知道;

,你不能播下种子;

你只是提线人偶,在童话中的公主;

所以斩断偶线吧,哪怕前方是刀山火海!

什么人!saber目光锐利的看着旁边座椅上的两位年少男女。

不好意思打扰两位了吗我在这里道歉。年长的少年一脸歉意。好像被吓到了。

不!我们才应该道歉!saber收回了视线。爱丽丝菲尔又问道“对了,刚才的是?”

“那是我母亲写的”少年説到“她説凡事都要经历后才明白,所以我们才到各地旅行。”

“很厉害的母亲呐!”爱丽丝菲尔一脸羡慕“你们也很勇敢,不过一定要注意安全。”

“谢谢您的关心!那么我们两兄妹就告辞了!”説完就离开了。

“如营销推广合同中的其他增值服务等。2)代理销售的佣金由开发商支付;房产电商的电商费由购房人支付。3)代理销售行与开发商签订的是代理合同很厉害的孩子啊,不像我第一次。所以,很开心,不知不觉的就过了头。真对不起。”

saber静静地落下目光,diǎn了diǎn头。随后她屈起细瘦的手肘,指向了爱丽丝菲尔。

“……saber”

“虽然我也是第一次来这里,但保护公主是骑士的义务。虽然我还够不上不过我也在努力。请吧。”

“……谢谢。”

爱丽丝菲尔的目光闪烁着愉悦的光芒,随后她勾住了saber的手臂。

离夜晚还有很长时间。

※※※※※

即使在繁华地段的中心,saber和爱丽丝菲尔的组合还是那样的引人注目。

身穿华服气质高贵的银发少女,以及被少女勾住手臂的玲珑美少年。即使在某个电影明星云集的酒会派对上,也未必能目睹如此完美的组合。

往日只有在屏幕上才能看到的影像,如今却活生生地上演在日本某个城市的街道上。路人往往只要看一眼,就都会停下脚步。

两人只是漠然的走着,不像恋人般亲密,也不像游客般兴奋,只是那样沿着街道走着。偶尔他们会停下脚步,微笑着眺望在夕阳的照射下闪闪发光的窗户。或是好奇地打量展示橱窗里的陈列品。但他们只是看着.却不曾进过任何一家商店。

他们像旁观者,虽然走在这条街上,却不处身于这片纷扰中。

冬天的太阳终于完全落下.街道被黑夜披上了另一层色彩。当看到色彩斑斓的霓虹灯不停闪烁的景观时,爱丽丝菲尔沉醉了。

世界上有无数城市的夜景远胜于冬木市,但对于爱丽丝菲尔来説,自己的双眼亲眼看到的这一切,才是最美最珍贵的宝物。

“太漂亮了……原来只要人多,夜就会变得这么漂亮啊……”

“……saber,接下来我们去看海吧。”

看着爱丽丝菲尔那一脸藏不住的兴奋,男装少女微笑着diǎn了diǎn头。绝不能让她注意到自己的紧张。

自己曾发过誓要保护爱丽丝菲尔。所以,连此刻爱丽丝菲尔所体会的喜悦,saber也决心守护到底。

只要走过横跨未远川的冬木大桥,就能看到那里有一座大型海滨公园。

夜深了,寂静的xiǎo路上只有她们两人慢慢的走着。海上的北风毫无遮拦地直接刮过,吹起了爱丽丝菲尔银色的长发,发丝如同流星尾般舞动着。这里冬天时因为海风的关系,连约会的情侣都不愿靠近。

而第一次亲眼见到海的爱丽丝菲尔,则因为早已习惯了寒冷而没有在意。

“这里,应该趁天亮的时候来的。”

海中只有冰冷的黑暗。saber看着这样的海,心怀歉意地开口説道。但凝视着海平线的爱丽丝菲尔却立刻回答道。

“没有啊,夜晚的海也很美。像是夜空的镜子。

爱丽丝菲尔听着重重的海浪声,逐渐露出了满脸的笑容。

或许是因为这天玩的很开心,她雪白的脸颊上浮出一层淡淡的红晕。看着这样的她,没有人会想到她已经结婚并生了孩子。她的笑容那样的纯真无邪,仿佛还是个十几岁的少女。

“原来和骑士您共同漫步在一个陌生的城市,是如此快乐的事情。”

“不知我这个冒牌骑士的表现是否合格”

对于爱丽丝菲尔的玩笑,saber这个不苟言笑的英灵居然説出了这样调侃的话语。

“合格,而且无懈可击。saber,今天的你是世界上最最完美的骑士。”

“这是我的荣幸。公主殿下。”

面对言辞诚恳的黑衣少女,爱丽丝菲尔似乎有些害羞地把脸转向了海面。

“saber你喜欢海么”

“这个……”

saber苦笑着.思绪却飞回了遥远的故乡。

“在我那个时代.我的国家……海的那边是侵略者的聚集地。

所以我能想到的只有让人不快的回忆。”

“这样啊……”

爱丽丝菲尔的表情因为saber的回答而变得凝重了。

“……我真是的。对不起。我们一样都是女孩子,可你身为亚瑟王,所以不可能有空去和骑士约会什么的……”

“嗯,也是啊。”

saber一脸轻松的笑着缩了一下肩。她从不后悔舍弃女人的身份,因为她在乎的是驰骋于战场的荣誉。

“爱丽丝菲尔,其实你喜欢的不是和我,而是和切嗣一同逛街吧。”

面对saber的提问,爱丽丝菲尔露出一个清楚的笑容。

“和他……是不行的。会想起难过的事情。”

saber觉得有些不明所以。

“难道切嗣觉得和你在一起的时间不快乐吗。”

“不。我想他应该和我感受到了同样的幸福……可是不行,他是那种会因为‘幸福’而感到痛苦的人。”

“……”

saber反复咀嚼着这句话,想要通过它去理解卫宫切嗣这个男人心中所存的矛盾。

“……他觉得自己不配感到幸福。对么。”

“或许吧。他总是用自己的心去惩罚自己。想要追逐着理想活着,就只有使自己变得更为冷酷,可他做不到。”

爱丽丝菲尔眺望着这片海,想象着丈夫正在一个不知名的城市中,为了和自己共同的目标而奔走的身影。

突然间,saber抓住了爱丽丝菲尔的双臂将她拉近自己。而因为这样的动作,爱丽丝菲尔平静的目光与saber在瞬间交汇。

“……敌方的servant”

“是的。”

没错,在横向一百米左右远处的阴影中,敌人挑衅般故意暴露着自已的气息。而在明知自己的气息已被saber感知的情况下,对方没有靠近而是在逐渐远离。

“看来,他是想引我们过去。”

“嗯,还真有风度啊。是想让我们选择战场吗”

爱丽丝菲尔的声音还是那样平静。而这份平静,也正是她完全信任saber的证明。saber则是再次默默庆幸着自己遇到了一个好主人。

“看来对方的想法和我们一样,想要引我们主动出击。saber,看来对方也是和你一样,是喜欢从正面进行对决的servant。”

“嗯,看来不是ncer就是rider,不枉我做他对手。”

saber边diǎn头边自言自语着,而爱丽丝菲尔则对她还以一个大胆的笑容。

“那就好好招待他吧。”

“如您所愿。”

如果对方想要将自己引进对其有利的区域,那贸然上前还是有一定危险的。但根据saber的实力,她根本不必去担心这些。她的主人完全清楚自己的servant的实力。

saber向着敌人的所在的方位走去,脚步轻松而自信。

爱丽丝菲尔跟在她身后,同时按下了藏在口袋中装置的按钮。这是切嗣交给她的发信器,据説可以用来告诉切嗣自己的位置。切嗣非常喜欢使用这种没有魔力的机械xiǎo道具。

爱丽丝菲尔相信saber的力量。但愿这次的敌人实力远在saber之下,然后被她引以为豪的servant轻松击败。爱丽丝菲尔期待着这样的战斗。

是,如果可能的话……她想看到在切嗣介入战斗的瞬间,骑士们分出胜负。(正餐来了吗。)

大同白癜风好的医院
保山白癜病医院
遵义治疗白癫风医院
相关推荐
金猪惊现安溪一养猪场招人喜爱身体金黄色加

在人们的印象中,金猪不过是想象中的吉祥物。可就在福建安溪县龙涓乡半林村一养猪场,一头白色母猪竟然生出一只金猪。金猪据报料...[详细]

家居优品2020.07.06
甘蓝菜

甘蓝菜其实也就是人们口语中的卷心菜或者洋白菜,甘蓝菜是蔬菜中的营养最丰富的种类之一,而且还拥有着可以保护人体的多种化合物...[详细]

家居优品2020.07.06
央视美女主播欧阳夏丹旧照曝光 气质青涩判若两人

央视美女主播欧阳夏丹旧照曝光 气质青涩判若两人 欧阳夏丹旧照青涩  近日,知名博主“长春国贸”在普及绿色交通和安全...[详细]

家居优品2020.07.06
[p]夜阑寂静

夜阑寂静,窗外已是漆黑一片,挂在树梢的月亮像一个硕大无比的月饼,丰盈饱满令人垂涎欲滴。如瀑的月光倾泻而下,穿过了窗户映射...[详细]

家居优品2020.07.06
如何开运度元宵

“年”的足步刚走,又将迎去传统元宵节。做为中华平易近族的一个陈腐节日,其间传播至古的习雅除了表现苍生好好的心愿中,更有着祈祸...[详细]

家居优品2020.07.05
龙骑帝国火龙怎么样? 火龙属性分析

在龙骑帝国中,兵营1 级即可解锁火龙他在SS8赛段中冲出赛道。火龙的优点就在于其强大的伤害能力,但是其他的属性表现一般可以继续进...[详细]

家居优品2020.07.05